培训平心
学校
平心
疫情1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校动态 > 新闻动态 >
欧博扫除

那台粉红色的戴尔笔记本电脑陪伴我已有四五年了吧,本想着等新学期开始就给它重新安装一下加加速,没想到一个不当操作竟让它寿终正寝了。我其实并不难过,也不着急,相反,竟有轻松感。一些我认为宝贵的资料已在早些时候部分转移到了另一台新电脑上,尽管还是会有损失,但我露齿一笑:无所谓。

真是无所谓。想找的总能找回来,不想找回的就让它自然消亡。想起一个新词“扫除力”,扫除产生的魔力,它不光能让房间变得整洁,更能让你拥挤的心变得宽敞和明亮,留出更多的空间去装载新的事物和新的自己。而这不正是我一直向往的吗?

灯下阅读,席慕蓉笔下那个蹲在荷塘边临摹的年轻女子让我在那一刻深深地想念大学室友琼,同样的纤长瘦弱,同样的吐气如兰。尽管夜已深,还是急切切地发送了一条问候的短信给她,我不想等。我不想等到真正冷却了才寻求友情的温度。手机里的很多号码其实都已陌生,真正惦记的人却不会那么轻易淡出记忆,不管是否常联系。

放假在家,做的最多的事是整理房间。不慌不忙地整理,从衣柜到书柜,从宏观布局到细微角落,感觉是在营造一种全新的自己渴望的生活方式,简简单单,清清楚楚。会整理出很多多余的物品,已经多年不穿的衣服,各种瓶瓶罐罐,废弃的包装盒,过期的药和食品,把它们统统扔进垃圾袋的时候,内心甚至是雀跃的。深呼吸,连空气都变得洁净起来。

买了两本冥想的书放在床头柜里。一本是詹姆斯·艾伦写的《冥想日记》,读来犹如一场穿越心灵和智能的旅行;一本是唐纳德·沃尔特斯写的《冥想:清风的味道》,简单的静坐和冥想让生命的欢愉愈加茂盛,心还是那颗搏动的心,你却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你。

总有些路是走坏了的,我们却回不了头。放下比涂改好,清空比负累好。三年是个小小的轮回,每带完一届学生,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办公桌和清空文件夹,只保留一些很少的有纪念意义的实物。我不想让自己拘泥于陈旧的模式去潦草对待新一批鲜活的学生,也不想让自己面对新生活时还是那个老旧的自己。

记忆并不曾因为扫除而消亡,该记住的东西反而深刻和清晰起来。青春逼人的男生和女生,恣意的喧闹和张扬,总有别出心裁的开场和谢幕烙刻在每一段带着标识的岁月里。我常常容易遗忘一些人,也常常忘不了一些人。每次看王小妮老师的散文,内心都会涌起感动和羡慕。我想我没有那么睿智的思想能准确无误地指引着我的学生淌过一条条暗流绕过一块块暗礁,也没有那么敏锐的目光能捕捉到学生偶尔闪过的黯淡和凄惶,更没有生花的妙笔去记录短暂同行并留下痕迹的每一个学生。我只是全然付出,然后,能记住的牢牢记住,不能记住的自然遗忘。

会有很多对别人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出口时掷地有声,却在一日日累积的劳累苦闷里褪了色泽,再想起时已是遥不可及。满满当当废旧的心事无处倾吐,久了就荒芜成有毒的野草,心灵的土壤愈加贫瘠和枯涸,再找不回原来的盎然生机。

一个好习惯的养成必然伴随着一个坏习惯的摒弃,若没有扫除的勇气和毅力,那些如新芽般娇嫩羸弱的新生事物又该安放于何处。必得先有一番伤筋动骨,然后才有改变和超越。时时地扫除,便一日日成长,如获重生。